February 2014

By gloomcheng, 21 February, 2014

當我瞧不起身旁那些看不懂框架限制的人而自滿之際,這才發現原來我不過是在體制內自打嘴巴。

By gloomcheng, 21 February, 2014

上學期選修中等教育學程的課程,某次課程有同學播放一段立院打架的影片(當時在商議 ECFA 案),然後問我,「如果學生問你對打架這件事的看法,你會怎麼回答」。

停頓許久,我沒說出答案。

「我也會選擇用打架來解決問題。」在我心中確實有個答案,只是這個答案顯然不符期待。但,如果你明知有個法案通過將影響許多公民,然後在「少數服從多數」的框架下顯得無能為力,那麼,用拳頭來解決問題似乎是個有效解,我著實不知道連我自己都不能提出更好的答案,我又如何可以恬不知恥地說暴力是不好的行為。

「我確實沒辦法提出比打架更好的解決方法,但我相信你們,可以努力去嘗試用更好的方法去解決問題,實踐公民參與。」

 

註:據同學說,日治時期「醫師」是指通過考試核可的醫護從業人員,而「醫生」不是。

By gloomcheng, 21 February, 2014

場景一:
長輩說:「何時換寫你自己的作文?」
本日寫作文有感。

場景二:
作文稿被退,同學襄助。
「這個人大概寫作能力不佳吧」,自我攻擊自我的情緒作祟。

By gloomcheng, 10 February, 2014

因為都一直用公司自己研發的版型在開發,很久沒查過 Drupal 版型,最近因網站製作的需求查看一下,發現出了不少好看的版型,在這裡記錄下,以後就不用再一直從頭找起。

本文純粹是自己查找資料方便用。

By gloomcheng, 5 February, 2014

ilya 一語成讖,二度挑戰大學小革命失敗

找回真實的味道(某長輩說別把有重要價值與意義的東西公開在網路上,呱呱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