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 gloomcheng, 4 February, 2013

多數人只知道我回高雄發展,是因為在台北住不慣,不過還有更深層的原因。我想總是要面對自己,還是書寫記錄之。

I. 創業

我一直都是想創業的,這念頭始於朋友的埋怨。同為高雄人的朋友,當然總有不願離鄉發展的,但這些朋友們,在難得聚首的時候,總是在抱怨工作環境多麼糟糕;當然,如果你不知道高雄現在的就業環境,你可能會單純覺得就是抱怨而已。看看上圖,享有勞、健保居然不是最基本的就業保障,而是拿來競爭的條件之一,高雄的就業環境還能有什麼期待呢?

當然,聽到朋友抱怨,一方面應和他們的話語,另一方面我也總是在思考:「你不是還有選擇嗎?」高雄的就業環境再糟、再差,我們總有選擇的不是嗎?最後最後的選擇,不就是自己開創一個良好的工作環境!

這就是我想創業的原因。因此,我總是在思慮著如何形塑職場文化,打造人性化的工作場域,至於營業項目是什麼、商業模式是什麼,壓根還沒想清楚;另一方面,我現在待的公司就已經符合我想達成的理想目標,看來也沒有繼續追求創業的必要性了。

 

II. 第二大都市

By gloomcheng, 4 February, 2013

我不想屈服。

攝影師的指示,我都不想遵守。
「老公,看往左上方。」「老婆頭往下。」「來,笑開點。」「老公,眼睛睜大!」 
我壓根不太相信能拍出符合我期望的作品。

 

出乎意料。成品確實符合期待。
原來,否定專業,對未經歷之事物預設結果,不啻為無知。
僅僅只是在捍衛小我,自我膨脹。 

Categories

By gloomcheng, 31 January, 2013

上星期趁著移動,看了一本小說《WWW.甦醒》,內容甚是有趣,只是我覺得結尾處理不佳,有點草草結束之感。

不過我對其中引用的文獻《The Origin of Consciousness in the Breakdown of the Bicameral Mind》很感興趣:

在可信的歷史時代以前,人類的意識其實並不存在。他說,直到三千年前,腦的左右兩半都還沒有真正融合——人有兩室制的心智。凱特琳從亞瑪遜網站的讀者評論上得知,許多人就是不懂活著卻沒有意識的意思是什麼。

那麼,假如我們把現在的人工智慧視做只有左心室的心智,而右心室的心智會是什麼?又該怎麼聯結到目前的人工智慧演算法當中?

意識。我很期待意識到我自己意識到機器在意識。

By gloomcheng, 31 January, 2013

我以為我是想瞭解「設計」才去讀設計
但其實,我
只是想去指責設計人並沒有採用我所認知的「設計」而設計
這是

傲慢。 

 

學期末感想。

By gloomcheng, 4 January, 2013

類神經網路是人工智慧常提的演算法,運作原理仿效生物的神經網路,簡單說,就是建造一個黑盒子,然後丟資料集進去訓練這個系統。整個系統的運作,就如同人類大腦會根據結果正確或錯誤,回饋並修正。

有趣的是,一般的資訊系統都希望解構系統的黑盒子,而類神經網路卻是重構黑盒子來解釋系統,像極了人類的大腦網絡。

而讓機器得以思考的關鍵,究竟是解構人類思考模式並邏輯化重現;抑或是建構一個黑盒子,使其自然學習,然後再來解構這個人類創造的機器思考黑盒子呢?

By gloomcheng, 4 January, 2013

我們之所以要使用資訊系統,是因為「機器」可靠,只要輸入的資料正確,就可透過設定的處理流程,得到預期的「正確結果」;如果機器的處理結果不正確,通常會修正系統。

所以,面對機器的錯誤,第一直覺就是修正它。但,如果,錯誤才是讓機器得以擁有人性的契機呢?不斷的修正錯誤,會否才是把機器推向「機器」的始作俑者呢?

By gloomcheng, 22 August, 2012

總是不免感嘆時光飛逝。轉眼間,居然在網絡行動科技任職兩年又一天了。

原本,我的職稱是寫「網站企劃」,但因個人生涯規劃之故,自今年下半年起轉而在家工作,以遠端合作的模式協助網站開發。因此,在回顧兩年工作點滴之刻,我將個人檔案的職稱改成「網站工程師」了,我想會更契合我現在的身分、角色。

繼續加油吧!

By gloomcheng, 18 August, 2012

近期因為工作之故,深入研究並開發了幾個 Drupal 模組,為免自己忘記,還是把相關的經驗都記錄下來,以茲備查。若您有興趣的話,請移駕到「technical」頁籤查看相關文章。

至於這個部落格是否要轉型呢?喔,不!我的正職工作本來就是網站工程師,偶爾寫個程式自是正常,也是我的生活一部分,這應該再正常不過了吧。再者,因應鬼月到來,在這個屬於我的月份,來個大改變正好而已啦。

反正,這裡就是我碎碎唸的空間,要寫些什麼,我高興就好。

By gloomcheng, 30 June, 2012

月初參加了場同事的婚宴,席間品嘗了道風味特殊的佳餚,值得一提。兩位新人都是師大環境教育研究所的校友,對於環境、社會的關注一直彰顯在外在的行為表現,實在是很有趣的兩個人。

對於婚禮,他們確實也不馬虎,十二道喜宴菜餚中,有道名為「什錦喜福拼盤」。等到上菜那刻才知,原來這不是道簡單的菜餚啊,裡面包含十道料理,道道都是介紹台灣各地個人或團體用心製作的小禮品。

有手工果醬、杏仁酥、雨林保護咖啡、蜂蜜、綠茶等推廣台灣農產的食品;也有環保筷、紙製撲滿、藍染御守、炮竹御守等極富環境保護意涵的實用小物。說起來,還真是佩服這兩位新人,不但落實喜宴菜餚不用魚翅外,還呈上這麼一道別開新意的菜餚,實在令人印象深刻。

更重要的是,參與的賓客應該都很認真的學到了一些東西了,謝謝。

By gloomcheng, 28 June, 2012

Image removed.

在台北定居那幾年,無論在職場還是社交場合,多數人似乎都習慣以英文名字相互稱呼;不過,我通常不會報上英文名字,說是習慣也可,說是刻意也行。這其實也不值一提,只是今天突然想起自己英文暱稱的演進,便想著要書寫一番。

最早的英文名字,是在小學參加英語補習時,那時的老師幫我取名為 Frances(有這麼少字母嗎?小時候怎麼覺得這名字落落長!)。為什麼是這個名字?我也不知道!反正,上英文課就習慣叫英文名字,我也需要有個英文名字,然後就剛好被指派這個,至於老師為何覺得我適合這個名字,我也不知道!